一汪喵喵

小布鹅可爱_(°ω°」∠)_

小优的校园4(迅渤)

all渤预警,cp洁癖慎

大概傻白甜

文章前面是迅渤纯,后面是雷渤磊渤迅渤嗯

花则累在f4里的地位不高,人气也最低,但好在整个校园里也只有f4的内部成员和朱碧石敢使唤他,啊不,西萌也从来不使唤他的,所以整个校园里他需要应付的也只是三个人而已。

“喂喂!那个谁谁谁,过来一下帮个忙”正在叫他的女孩叫做小优,家庭条件一般,在校园里的地位也远不如自己,而且还是稻明四追求酸菜的电灯泡。

一般像这样的女孩,他是连理都不用理的。

这样想着的花则累走到女孩身边,认命的帮对方搬起沉重的花盆。

好吧他刚才撒谎了,其实这个校园里他要听的是四个人的话……

“你刚刚是不是想不理我。”小优走在前面喘着粗气,头也不回的问道。

“我哪儿敢呐,我的小姑奶奶。”花则累连忙表诚心。
“就知道你不敢。”小优瘪瘪嘴,往门口一指:“一会儿就放那就行了。”

“哎,好嘞。”花则累连忙接茬,可不敢再让小优不高兴了。

“我总干这种累活。”把东西放下后,花则累叹了口气无奈道。

“这点忙都不帮,我看透你了花则累。”

“我怎么不帮了,我这不是帮着呢吗。”花则累委屈巴巴的指着放好的花盆,无力的辩解。

见小优不理人,花则累嘟囔了几句:“明明我才是少爷……”

“谁!”小优瞪着眼睛看向花则累:“谁!”

“我……不是,那个……你!是你行了吧。”

“谁听谁的!”

“我!我听你的!”

“这还行。”小优的语气一瞬间就软下来了,看着又是那副乖乖巧巧的样子。

“我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啊,认识了你。”花则累苦笑了几声,话里却并没有什么懊悔的情绪。

“这辈子你得亏认识了我你知道吗,不然你得走多少弯路。”小优拿手指点点花则累的头,转身看到酸菜,见对方没看到自己,干脆就扭头往反方向走了。

“我就在你这走的弯路最多。”花则累顺嘴吐槽了一句,见小优往回来的方向走,于是探头看了一眼,正好见到了不远处的酸菜。

“怎么了你们,平时不是挺好的吗。”花则累看向小优。

“没事,就是不想,嗯……不想耽误人家。”小优低着头,有些闷闷不乐。她已经好几天没和酸菜同吃同行了,稻明四就像她想的一样,果然没有再对酸菜恶作剧,每次见了面对都是客客气气的,只是那大傻子还是喜欢耍她,估计是报自己曾经当他电灯泡的仇。

“其实他俩在一起也挺好的,稻明四虽然看着凶,但对酸菜确实不错。”花则累陪小优走着,一边还劝慰一下这个女孩。

“这我知道啊,那大傻子蠢是蠢了点,但人其实还不错。我现在想的是美坐怎么办?”小优一想起美坐就发愁,通过这几日的相处她觉得美坐人也确实不错,也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但问题就在于过了这么多天,这人连提都不提一下酸菜,搞的她这个小红娘想牵红线都没法牵。

美坐好是好,但对追人这件事还真是一点都比不上稻明四,小优恨铁不成钢的想道,也不知道这人整天在自己身边转图个什么,没见过光缠着闺蜜就能讨到老婆的。

小优没忍住替美坐叹了口气。

“你说这能咋办,谁让人酸菜长得漂亮呢,追的人多点也挺正常的。”安慰的话说到这里,花则累突然有些庆幸还好自己喜欢的人没长成酸菜那样。

小优的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他还记得自己对小优动心还是他们很小的时候,在所有的孩童中,只有小优一个人一次又一次的拉住他的手,硬要让大家带着他一起玩,不管在哪儿,她都不会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那你呢?你喜不喜欢酸菜?”小优突然回头问花则累。

“我怎么可能喜欢她,不喜欢,不喜欢。”花则累马上反驳,生怕小优以为自己喜欢酸菜。

“你那是抢不过吧。”小优毫不怀疑酸菜的魅力,笑着打趣了花则累一句,根本没把这人的话当回事。

“没,我真的不喜欢她。”花则累立刻回答,然后就是久久的沉默,看着小优望过来的双眸,他有那么一刻产生了干脆向小优表明心迹的念头。可或许是性格使然,他还是没说出口。

“但我也确实抢不过。”花则累笑着应和了一句,把这当成玩笑一晃而过。小优冲过来扒拉了他一下,笑嘻嘻的骂了他几句。

就算现在不说也没关系吧,花则累心想,反正除了自己,其他几个竞争力强的,喜欢的也都是酸菜不是吗?

把小优送回班后,花则累回到了f4专用的休息室,还没进门就听到了稻明四的大嗓门,而和他对峙的,听声音好像是美坐。

肯定是因为酸菜的事吧,花则累摇摇头打开房门,酸菜还真是个红颜祸水啊。

“好啦好啦,大老远就听你们在这吵。”花则累嘈了一句,站在俩人中间做和事佬:“不就是个女人嘛,你们至不至于啊,咱们可是f4唉。那么多漂亮姑娘喜欢咱们。”

“你问他!”稻明四一甩手别了美坐一眼,末了又不服气的转过头拿手指着美坐:“美坐你这样特别不好,真的。我真的要生气了。”

“你生什么气?”美坐嗤笑了一声,跟稻明四的大嗓门比起来,美坐显得要冷静多了:“你又不喜欢小优,我追不追她又怎么样?”

花则·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世纪·累:你们说撒子???

“我不管,反正你不许追她。”

“我凭什么不能追啊。”

“你就是不许追!”

“凭什么。”

“反正你追她咱俩就绝交!”稻明四狠狠的甩下话,然后一屁股坐在身后的沙发上,把桌子上的墨镜一戴,把头撇到一遍,不愿交流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美坐看着这样的稻明四,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稻明四,你喜欢小优。你先别急着否认。”美坐控制住稻明四想和他继续互啄的冲动,接着说道:“反正我喜欢她,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都会追求她。我提前告诉你是因为我把你当兄弟,不想背着你做什么。如果你喜欢,咱俩公平竞争,如果你不喜欢,你也别拦着我。我就说到这,剩下的你自己考虑。”

避开呆若木鸡的花则累,美坐拉开门走了出去,他能说的只有这么多,看在朋友的面子上,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花则累你说得对,不就是个女人嘛。”稻明四45°角的沧桑道:“你说美坐何必那么执着呢,那泼妇,长得又不好看,还刁蛮,脾气又大,跟美坐一点都不配。也就勉强跟我比较适合,还有啊……”

不不不,我收回刚才的话!
危机感爆棚的花则累看看门又看看稻明四,松鼠过冬的时候是把重要的东西藏起来对吧!!是这样的吧!!!现在藏还来的及吗QAQ!!!

小优的校园3(磊渤)

all渤预警,cp洁癖慎

大概傻白甜

写all就是这点不好,节奏太快x下章应该就是迅渤了,这章应该是纯磊渤嗯

那天图书馆小优和美坐两人见过以后,美坐心中已经有了思量,只是还需要更进一步确定才行,毕竟他可不是稻明四那种草率的家伙。

而下次见面的理由简直就是送上门的。

美坐看着自己手中绣着柴犬的手帕,敲响了小优的房门。

“来了来了”门还没开就听到小优软糯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哒哒响的小碎步声。

小优拉开房门就看到美坐穿着得体面带笑容的站在门口。

“美坐同学?啊,那个,我不知道,你,你怎么来了?”小优羞赧的抓抓身上的衣服,另一只手紧握着门把手。

美坐看着小优穿着的小草莓睡衣,心跳莫名的漏了一拍。说实话那并不是一件多么具有诱惑力的睡衣,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些小孩子的幼稚,可小优穿着就是让人觉得可爱,想吃掉的那种。

“没事,是我不好,没提前跟你说。”美坐安慰性的冲小优笑笑,小优穿着睡衣开门的理由美坐轻而易举就能猜到,无非是周末在家休息然后把来敲门的自己当成了快递员或送外卖的了,更何况她这身衣服也确实可以当家居服穿的。

但美坐就是觉得这人是来诱惑他的,没啥理由,就凭她诱惑的很成功。

“那个,你是来?”小优保持自己攥着门把手,探出半个身子的样子和美坐交谈,她实在不好意思穿成这样邀请美坐在她家坐坐,可要让她把美坐留在外面自己再进去换衣服又实在不妥当,只希望美坐来找她是没什么重要的事。

“我来还手帕,谢谢你。”美坐拿出小优的手帕递给小优,两个大大的眼睛注视着半躲在门后的小优说了一句:“还挺可爱的,我也想买一个。”

小优听到美坐夸自己的手帕,有些小自得:“是嘛,这是我绣,你可没地儿买。”

听小优这么说,美坐倒是有点小惊讶,看来这个小麻雀也并不是只有诱惑人这个本领。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还想着就算多花点钱也要买这样一块小手帕的。”美坐顺着话头奉承了小优几句,看着女孩骄傲的小模样,美坐自己也不知怎么的有些愉悦。

“说起来我还从没在你家做客……”美坐刚引了个话头,就见小优的面色带着细微的尴尬,于是美坐立马体贴的改口道:“但是今天实在是太忙了,还有不少事等着我呢,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小优听美坐这么一说,顿时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没关系欢迎下次再来,然后挥挥手向美坐告别。

小优把房门关好后,美坐以一种“三步一回头”的姿势离开了小优的房子。心里暗暗想着怎样才能有机会再接触这个女孩。

机会很快就来了,就在那天之后紧接着的一个小假,在湖边散步的美坐意外的见到了从水里冒出来的小优。

说实话,在小优飘出水面的那一刻他真的吓得有点心肌梗塞。

“小优?”美坐伸手拉了一把正要爬上岸的女孩,感觉到对方异常冰凉的手,他背脊一阵阵冒冷汗,既担心又后怕,语气不由得有些冲:“你这是泡里面多久了!”这样质问别人的语气跟美坐平时的伪装显然十分冲突,正常情况下美坐可不会让别人抓到自己一丝漏洞。

“就一会儿。”小优笑着回到,刚上岸的她并没有意识到美坐的质问有什么不对。

小优的白衬衣完全湿透了,衣服紧贴在身上,肉色隐隐约约的显露出来,裙子也贴在腿上,滴滴答答的顺着两条白白的小短腿往下淌水。可此时的美坐却一点也没心情看,他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小优披上,心疼的裹紧这个女孩,一边还用袖子擦擦小优湿淋淋的头发。

“谢谢啊。”小优用脑袋蹭蹭美坐的衣服领子,眯着眼睛,声音软软的让人连生气都生不起来。

美坐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好气的问道:“你没事跳湖里干嘛?练习游泳啊?”

“那哪能啊,谁家游泳不上水族馆啊。”小优笑着开了个小玩笑,接着就抱怨道:“还不是那大傻……咳!大,大帅哥稻明四嘛,没事瞎折腾。”话说到一半反应过来眼前这位貌似是那大傻子的好兄弟,小优立刻习惯性改口。

“他逼你跳湖吗?”美坐皱眉,他第一次觉得稻明四的恶作剧确实过分了,小优毕竟是个女孩,真要在水里冻坏了身子或者出了什么意外该怎么办?

“没有没有,他就是把我的手链扔进去了。”想到这小优就叹了口气,那手链虽然不是很贵,但好歹也是那个抠门的家伙买给她最值钱的东西了,还是挺有纪念意义的。本以为凭着自己水性好说不定能捡回来,谁知道那大傻子是怎么扔的,怕不是一使劲直接扔湖中央去了,她愣是没找到。

看着小优那没精打采的样子,美坐也不忍心多说什么,抬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温声道:“长什么样子的,我替稻明四给你赔了。”

“那多不好意思啊。”小优赶紧推拒,末了笑嘻嘻的补上几句:“这么长,带着小果实的那种,在b专柜买的,是秋季款,你千万别给我买,千万别破费,你花钱那我多不好意思啊。”

“小坏蛋。”美坐被小优这幅欲迎还拒的样子逗笑了,没忍住掐了一下对方脸颊处软软的肉,安抚道:“一定买,明儿就给你送来。”

“你就是太客气了。”小优装模作样的一跺脚,故作生气道:“好吧好吧,那我只能接受了。”

“行了,我先送你回家,我打个电话,车一会儿就到。”美坐又替小优整了整湿哒哒的刘海,把披着的衣服又帮着收了一下,然后就继续和小优扯着些有的没的。

时间过的很快,等美坐把小优送到家门口并和她告别的时候,他还有着些恋恋不舍。

说实话,小优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在她身边你会感到很舒服,甚至不需要什么理由,只是站在一起就让人很愉悦。

之后的几天,美坐总是找各种机会接近这个女孩,但究竟是为了帮稻明四认清这个女孩,还是纯粹为了自己的私心,他却突然有些不确定了。

期间美坐还帮小优买了个同款手链,女孩那天正好在家,干脆就邀请美坐在她家吃顿饭,菜是女孩亲自做的,味道还不错。

也就是在那一天,美坐看着那个在厨房忙碌的女孩,心里暗想着,也许她本来就是一只小凤凰,只是需要回到属于她的枝头。

而那个枝头,美坐希望能是他家的。

小优的校园2(雷渤,磊渤)

all渤预警,cp洁癖慎

大概傻白甜

这章的话大概主双黄,副雷渤。本来打算一章一cp的,结果还是没把双黄写完,大概下一章还是双黄。

美坐不喜欢小优,且不提她被酸菜衬托成了绿叶,就说她那双精明的眼睛就让美坐不喜欢。所以在听到稻明四用可怜兮兮的样子对他说他把小优惹哭的时候,美坐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在他看来这不过是麻雀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小花招罢了。

不过稻明四真的会中招倒是出乎他的预料。要知道,虽然小优看起来是个精明的女孩,但有美人酸菜在一旁,只要不是傻子,闭着眼睛都会选酸菜。

“美美,你说我该怎么办啊……”稻明四皱着眉头向美坐求助,刻意伪装的淡定根本掩盖不了内心的慌乱。

忘了眼前这个是真傻子了……

“哭就哭了呗,你不是喜欢酸菜吗?”美坐随口反问一句,眼睛却观察着稻明四的表情。

听到美坐的话,稻明四恍然大悟般夸张的松了一口气:“对啊!我管那泼妇干嘛呢!走,咱们回去上课!”

“走就走呗。”美坐被稻明四拉着往教学楼走,看着稻明四就要把脚往平民班迈的时候猛的拽住稻明四:“干什么呢,这边。”

被美坐拉回来的稻明四心神不宁都快写脸上了,末了还偏偏假装淡定的对美坐道:“美美,你说那泼妇不会向酸菜告状吧,不行,我得去看看!”

“看什么看,走了。马上就要考试了还缺课,到时候公告栏一铺,小优成绩可不低。”美坐试探道。

“她,她低不低跟,跟我有什么关系,美坐你别别瞎说话。”稻明四慌乱的眨巴眼睛,吐字都不清楚了。

“那她万一要看你分呢?”美坐盯着稻明四:“比小优分低那么多,她嘲笑你就算了,酸菜也嘲笑你怎么办?”

“对哦还有酸菜呢!”稻明四像是终于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安心的跟着美坐走了。

完了,这傻子真陷进去了。

美坐一直盯着稻明四,所以他很清楚的看到稻明四在听到小优会嘲笑他时的反应明显比听到酸菜会嘲笑他时的反应大得多,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酸菜的看法,只在意小优眼里的他是不是足够“完美”。

没想到这个女孩倒是厉害。美坐不希望自己的好兄弟真的被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爱慕虚荣的女孩欺骗,于是他决定亲自去接近这个女孩,好叫她知难而退。

午休的时候,小优一个人坐在图书馆三楼的地板上,周围都铺着些零散的旧书。终于看完了一本,小优揉揉眼睛,下一本就被人自然而然的递了过来。

“谢谢。”小优接过书,突然愣住了,抬头看向给她递书的美坐。

没等小优开口,美坐勾起自己惯常的微笑伪装,开口说道:“抱歉,没想打扰你的。”

“没事,谢谢。”小优乖乖的冲美坐一笑,早上哭过的眼眶还是红红的,眼角的一颗泪痣看起来特别的无辜却又惑人。

到底是无害的兔子,还是盘旋的毒蛇,美坐此时有些不太确定了。

“客气了,这本书不错。对了,酸菜怎么没和你在一起?”美坐的语气还是那么温和,这不仅仅是他一贯的伪装,这个女孩安静乖巧的样子也让他同样不忍对对方苛责。

“哦,她社团有事,今天比较忙。”小优把书放在膝盖上,偏头看向美坐。

见对方在自己的身边坐了下来,小优心里了然。
又是一个为了酸菜而来的。

其实她以前也遇到过一些像美坐这样打迂回战术的家伙,大抵不过是希望自己帮对方说点好话帮他们给酸菜送点东西什么的。

这种追求者她也是看情况的,觉得对方真的不错是认真的人品也好,她也会帮一下对方。要是对方态度轻慢只是玩玩,她也会自主的帮酸菜把这些家伙挡回去。

“这样啊。”美坐假装自己才知道这件事,实际上酸菜报名的插花社突然忙起来,里面可全是他的手笔。虽然他不怕人多,但人少才更能看清楚小优的本质不是吗。

“没事,你看书,我也挺喜欢旧书的。”美坐假装拿起了几本书放在脚边,一本书瘫在他的膝盖上:“像是《夜》和《隼》都是我最喜欢的。”

小优点点头,三楼本就属于杂物间,那些旧书都胡乱的堆着,平时根本没人上来,她也是路熟才摸到这么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故而对美坐坐在自己旁边的行为她也没说什么,如果是稻明四那样的话她还能把对方赶走,但对美坐这样的笑脸人她还真没有打的念头,更何况对方说的也确实都是些很古早的书了,恐怕真的是喜欢旧书吧。

美坐状似认真的读着书,小优等了一会儿也没见美坐继续问酸菜的问题,心里暗想这人倒是个有耐心的。于是她也就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读起下一本书了。

可美坐真的是在读书吗?其实不然,他一直在伺机而动,见小优放下警惕,把注意力移到面前的书本上,这才偷偷侧头想要观察这个女孩,顺着女孩的泪痣看到她的脖颈,再到女孩那被衣领半遮的锁骨……美坐迅速移开视线,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没事吧?”被美坐突然的咳嗽惊到,小优转头担忧的看向美坐,递上自己绣了一只小柴犬的手帕。

“没,咳咳,没事。让你担心了……”美坐慌乱的接过手帕,心虚的避开小优的视线,目光向下正好对上小优因为侧身而半撩起的裙摆。

“咳咳咳咳咳!”

美坐咳得更厉害了。

经此一事,美坐和小优也算是认识了,同时也让美坐更加确定小优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是个无时无刻不在勾引别人的小麻雀。

小优的校园(雷渤

全系列为all渤预警,cp洁癖慎

这章纯雷渤

大概傻白……甜(?

    稻明四喜欢酸菜,这几乎是整个校园都知道的秘密。
虽然他总是欺负酸菜,但内容大都是一些幼稚的恶作剧。这不免让人想到男生小时候通过欺负心仪的女孩来获取对方的注意力的举动。稻明四在大家眼里,就像一个青涩的小男生。而能被他所爱的人,该是有多么幸运啊。

    最后一句出自校园里由绝大多数女生组织的F4粉丝团。

    而听到这句的小优则看向那群不知道脑子里想什么的女生,无奈的苦笑。

    “唉,不是,哪儿呢就幸运了?”小优还是没忍住反驳了两声,作为酸菜的闺蜜,她没少和酸菜“共苦”,甚至有的时候稻明四干脆就直接越过酸菜,把那些“花招”全都用到了她的身上。

    “哎呀,小优你不懂啦,你又没谈过恋爱。”其中一个女生不满道,她完全不认可小优的看法。

    “怎么又成我不懂了……”小优弱弱的嘟囔,她确实没谈过恋爱,每次那些男生在看到酸菜以后,就很少会有人注意到作为“绿叶”的她了,就算偶尔扫一眼,也马上就移开了视线。

    可小优还是觉得,稻明四那根本不是追人,是结仇。

    “你们不知道,稻明四那个大傻……咳!大,大帅哥,他曾经还……”小优在女生的怒视中急忙改掉对稻明四的“爱称”,继续说起这家伙做的那些混蛋事。

    女孩们听完小优的话,有的仍然继续花痴,说着要是也能被稻明四这样对待,就是死也值了。剩下的则是换上了一份莫名的表情,直盯的小优心里发毛,这才七嘴八舌道:“小优,平时看你挺聪明的,怎么对感情这么迟钝。”“就是就是,你不知道你破坏了酸菜的好事吗?”“拜托,你搞清楚一点啦,酸菜和稻明四是两情相悦的嘛,你总掺和进去做什么。”

    “我,我掺和?”小优诧异的指指自己。

    “对啊,你就是瞎掺和。”女孩们肯定道:“人家酸菜和稻明四处的好好的,你偏插一脚,难怪稻明四针对你。”“说不定酸菜心里还在埋怨你电灯泡呢。”

    被女孩们教育了一阵,小优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蔫蔫的,过了半晌才没精打采的抬起眼皮来,细声问道:“真的吗?”那语气听起来委屈的不得了。她明明只是想保护好酸菜,怎么听这些女生说,她其实是坏了酸菜的好事呢?难道稻明四真的喜欢酸菜?

    得到女生们肯定答复的小优情绪更低落了,回家的路上她还在琢磨着这些事儿。

    小优突然发现稻明四每次好像真的是针对她多一点,上次他们从车里泼水,酸菜只有裙子上被洒了一点,自己却被稻明四泼的整整两大瓶水浇了个通透。上上次稻明四把她和酸菜的自行车藏了起来,她们找到后发现酸菜的车什么事都没有,自己的车却被放气了。还有上上上次,稻明四嘲笑酸菜吃的便当寒酸,却把自己的便当连盒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也许,自己真的是碍事了。小优默默的想道。

    第二天小优给自己请了病假,她想看看没有自己在酸菜身边,酸菜还会不会被欺负。

    校门口,稻明四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几条大毛毛虫。他一想到小优和酸菜会被吓到大叫的样子,就莫名的开心,甚至忍不住提前痴笑了起来。小优那个泼妇肯定怕这个,稻明四心想,说不定那家伙还会吓的哭出来。平时看着就软,一哭起来就更软了,还偏要逞能来打他。那跟发疯了的红眼兔子一样的小优,稻明四一想到就想笑。至于酸菜的反应,稻明四莫名的没想到这茬。

    来了来了!远远的稻明四就看到了酸菜高挑的身影,往她身边一看——没有!小优居然不见了!

    那个泼妇,不是一直跟在酸菜身边的吗?她们吵架了?还是泼妇出事了?

    稻明四从他躲得角落里窜了出来,吓了酸菜一跳,也吓了躲在不远处的小优一跳。

    “你有什么事?”酸菜扫了两眼面前的家伙,不耐烦的开口。

    “那个泼妇呢?她是不是死了?”稻明四脑子不会拐弯,直愣愣的问道。

    酸菜鄙夷的看了这家伙一眼,念叨道:“神经。”

    “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啊?还是你们吵架了啊?我跟你说吵架不好,多伤友谊啊,我们家美美跟我说过,友谊是……”稻明四抓着酸菜的车把手喋喋不休,拉着车把手将赶着上学的酸菜往回拉了好几次。

    “她生病了,今天请假。你放开我!”酸菜狠狠的一扯车把手,拽着自行车就走。

    “啊?哦,哦哦哦。”稻明四愣愣的撒开手看着酸菜走开,心里不知为何堵的难受,难道是因为酸菜对他的态度?但酸菜不是一直都这态度吗……说起来,那泼妇不会真的出大事了吧,这得是病得多重啊,连学都不上了。那家伙长的那么丑,再不学点东西将来怎么过日子,说起来他的公司倒是可以勉强聘请一下这家伙……稻明四的思维无限发散。

    果然如此,躲在远处的小优听不到俩人对话,但却清楚的看到稻明四和酸菜的举动,稻明四手里别别扭扭的拿着个盒子,至始至终都没打开,看上去还和酸菜聊的不错?要知道,平时她在场的时候,稻明四可从没好好跟她们说过话,不是嘲笑就是损她们。还有酸菜离开时稻明四失魂落魄的样子,看起来是早就对酸菜情根深种了吧。

    小优又在校门外等了一会儿,见不知道为什么还在傻等的稻明四也被校长催促着进去了,这才往校园的方向走去。是的,她本身还是不希望落课的,毕竟也不是谁都有机会上这种优质学府,为了一个验证把一天的课都浪费掉显然不值,小优一开始的打算也只是赶不上早自习和第一节课而已。

    谁承想,小优刚走到校门口不远,一只鞋子就从天上飞了下来,刚巧甩在她的白衬衫上,衣服上一下子多了一个黑漆漆的脚印。

    小优向上抬头,正好对上一双小眼睛,眼睛的主人看到小优的一瞬间,那小眼睛就真的像会聚光一样闪了一下。

    “你咋还活着呢!”稻明四看到小优明显情绪高涨,十分“友好”的给小优打了个招呼。

    “我怎么呢就不能活了,我让你死了!”好好的衣服给拍脏了,小优正在气头上,弯腰捡起稻明四的鞋就扔了回去。

    “哎!”稻明四侧身一躲,那鞋就蹭着他的毛领子划了过去。看着那只躺在地上的鞋,稻明四回头:“你有病啊!”

    “你丫才有病呢!”

    “你有病!”

    “你才有病!”

    “你有病!”

    “我可去你的吧!”小优捡起一块石头又冲稻明四砸了过去:“你tm都害我衣服都成这样了还跟我搁这儿犟!”

    又一颗石头砸过来,蹭着稻明四的毛领子又过去了。“哎!你怎么……”稻明四看着那块石头蹭过去转头瞪向小优,听到对方的话以后往那衣服上一看,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笑得趴在墙头直不起身子来。“你那衣服……噗哈哈哈哈哈你可别埋汰人了哈哈哈”

    “我这不拜你所赐吗!”小优趁着稻明四笑得功夫三两下爬上墙头,抓着对方的领子就薅毛。

    “哎!别闹!别闹!”稻明四捂着自己的毛就往后躲,一只手下意识的把着小优的手防止她摔下去。

    俩人在墙头攀扯半天,最终以小优散了一个马尾,稻明四被薅掉半条毛为终结。

    “对了,有个东西给你。”俩人坐墙头休息的功夫,稻明四突然想起来今天给小优和酸菜准备的“小礼物”。

    他本来是打算是逃课去小优家探望病号再拿出来的,刚好小优在这,他干脆就直接拿了出来。但小优并没有如想象般的被吓到,别提哭了,连一个表情都没有。
“吓傻了?”稻明四观察着小优的表情。

    “没……”看着那个熟悉的小盒子和里面还在扭动的毛毛虫,小优心情复杂的低着头,用手指蹭蹭脸颊,半响才看向稻明四:“你……就是,你怎么,没拿给酸菜看啊……”
“那不行!她,她要是真吓哭了怎么办?”稻明四不喜欢看到女孩哭,也懒得哄女生,他就只喜欢逗小优,喜欢看这个人哭唧唧的打他。

    “嗯……对,这才对嘛。你喜欢她嘛。”小优别过头躲开稻明四的目光,偏头看向学校的校徽。真的喜欢一个人,怎么舍得欺负她呢。还不是为了赶走自己这个电灯泡。小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但是被人嫌弃的感觉还真挺难受的。

    “对啊,我喜欢她啊怎么了。”稻明四眨巴眨巴他那双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优。他就是喜欢酸菜的吧,酸菜那么漂亮还那么有个性,一看就是能让他心动的女孩。可也不知怎么的,看着小优沉默的样子,他没忍住多问了一句:“怎么了?你不服气啊!”说不上内心是希望得到肯定还是否定的答案。

    “嗯,挺不服气的。”酸菜那么好的女孩,怎么能砸在你这个大傻子手里呢。

    稻明四听到这句话心里突然雀跃起来,脸上也带着几丝笑意:“哎!你凭啥不服气啊?”

    “就是,那什么……不服气……”小优磕磕绊绊的说完,视线一会儿盯着稻明四手里的盒子,一会儿盯着校徽,就是不看稻明四,也没发现稻明四喜悦的心情。最后她话还没说完呢就往墙下一跳:“要上课了,走了。”

    被小优这种危险的举动吓了一跳,稻明四心惊胆战的对小优吼了一嗓子:“你有病啊!这么高就往下跳!”

    小优连头都没回,话也不说一句,倔着性子就往前走。听到稻明四在后面的声音,小优莫名其妙的红了眼眶,泪水毫无防备的决堤了。似乎是害怕被稻明四看见,小优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跑了几步,连眼泪都不敢擦。

    稻明四从墙上翻下来,怔怔的看着小优离去的背影——那泼妇是不是真哭了……

    稻明四的心一阵抽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盯着小优离开的方向出神,直到美坐来找到他才满脸懊悔的对美坐说:

    “美美,我把泼妇惹哭了……”